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落字成傷-1

你、我相遇在我們最美的花樣年華裏,我曾經天真的以為你是我幸福的起點。會和我同乘一列動車一起駛往我們遙遠的天際。沒想到你卻中途下車,向我輕輕的揮一揮手,便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。只是給我的幸福只有起點,而沒有終點…

我一直懷念你我曾經一起擁有的日子,那是一段我此生不會磨滅的記憶。對於你,即使我們再無緣相見,你也是我最初的感動和快樂。已經過去這麼久,我知道,有太多的東西還被我抓在手裏,放不開。在寂廖的日子裏,在寧靜的深夜,思緒總會牽起你已近模糊的容顏。我也知道,往事最經不起回憶。越是想忘記的,越是最痛的,卻最想去觸摸,最想去翻動。到底是什麼東西在冥冥之中悄然改變著命運?還是早就意識到變化已經出現就是不肯去接受?

我們那五彩斑斕且富有詩意的青春歲月,真的是一首經典的老歌。如果從頭至尾只有我在收藏、是不是顯得很可笑?靜靜地回想我們的過去,那縈繞我心頭難了的牽掛,至今都令我都無法釋懷。二十多年,如此長的時間,可我還是沒有學會放下,學不會什麼是放棄。數著自己的傷痕,撥弄那發黃的日曆,在每個思念你的日子裏只有時間靜靜地陪著我,無言的呼喚。可這又有什麼用?依然是落字成傷。

只有自己知道,當你離開了我,我才知道我有多麼的想你。當你離開了我,我才知道我有多麼的愛你。當你離開了我,我才知道你對我有多麼的重要。悠悠歲月,雲卷雲舒。靜靜的書寫著關於你我的記憶片段。我想,愛一個人就像把世界上最鮮豔的那一朵玫瑰開在了心田,芬芳美麗卻帶著致命的刺。

我不能否認,生命中總會相逢到很多人。有些人來了又去,有些人去而複返,有些人近在咫尺,有些人遠在天涯,有些人擦身而過,有些人一路同行。而有一些人是活在記憶裏的,刻骨銘心;有一些人活在身邊,卻很遙遠。如果清風有情,那麼明月可鑒;如果落花有情,那麼流水可懂;如果流星有情,那麼星空可睹……抹不去、解不開的,是絲絲纏繞的前緣;斬不斷的,是縷縷交織的思念;止不住的,是汩汩而逝的流年。

往事如風,如花,風仍香,而花已謝。歲月如歌,如愛,歌仍動心弦,而愛已流走。花開幾度,歲月交織!夢裏花開、夢醒花落,人間又有我多少美夢?夢裏夢外亦是夢,花開花落亦是花,我一直在夢裏等待花開。

回首往事,相戀如花凋零,時光匆匆,恍若白駒過隙。彈指一揮間,如煙歲月便已隨風輕逝。曾經,那些年少的承諾,再隨著風緩緩飄過,花瓣從樹梢迎風跌落的時候,讓這份心語變成永久的畫面。在刻骨的相思中,流過無數次傷心的淚,卻無法說起;因為你,幸福已不再真實,有了陰影;因為你,知道了什麼叫寂寞,只能獨自品味;很想你的時候,只能想著而已,不能告訴你,不能打擾你。相思的心無奈蒼白,憂傷得宛如那縷天邊的流雲。只是流雲可以流浪,而心兒只能在原地,哀傷自己的憂傷。糾纏著心底的憂傷,糾纏著記憶的蒼白,一直糾纏著、糾纏著。

那時太過年少,連憂傷都美麗的像夢一樣。以為海角天涯不過是咫尺間的距離,期許著那三千繁華裏永不謝幕的青春年華,開出一朵地老天荒的花。

可是,美麗的相遇和美麗的夢一樣,是可望而不可及的。那些不真實的美麗,終究來去匆匆。我駐足,回望,你已走遠。幸福,從來不顧及上一刻的纏綿悱惻,在時光的荒涯中沉澱一束荒涼的過往,經不住似水流年。記憶,像鐫刻在時光裏的一束影子,在過往的年華裏,形成了一道道明媚的傷痕。偶爾,拿出來,在陽光下檢閱,卻早已被傷得面目全非我期盼的地久天長,原來只不過是一場誤會。

一季年輪,一束塵埃,載著遠方的你,載著彼岸的我,輕輕掠過那些曾散落在紅塵裏的繁華,此刻望去,蒼涼無比。輕輕攤開掌心,曲曲折折的紋路映著記憶的碎片,和著風中的誓言,飄向雲層的頂端,在回憶裏,開出一朵朵蒼涼的花,朵朵明媚,花瓣片片憂傷。

如果,我不是抬頭;如果,你沒有凝眸;如果,我們只是擦肩而過。你依舊守著你的海角,我依然望著我的天涯,我們在彼此的世界裏,都會各自為安。可是,沒有如果!你側目,我抬頭,在恰好的時間裏,我為你停留,用一生的時光。你轉身,我垂首,幸福和我們開了個小小的玩笑!

這萬千紅塵中,你終究成了我一場猝不及防的相遇。命中註定,你我錯過今生。

佛說:前世五百次的回眸,換來今生的擦肩而過。既然佛早已判定你我此生的相遇只是擦肩而過,那我就錯過今生,就讓靈魂穿梭在時光深處,飄渺塵世所有的滄桑變幻,安然沉睡在前塵後世的姻緣裏,一醉千年。

問世間情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許!但在我的滾滾紅塵裏,是誰給我種下了愛的蠱?茫茫人海中,誰又讓我喝下了愛的毒?那燈火闌珊處,可又有誰看見我孤獨起舞?

曾經的海誓山盟,曾經的風花雪月,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遠去。是刻骨銘心的初戀也好,難捨難分的深愛也罷,終究成為了過去。因為我知道,花開花謝,陰晴圓缺,悲歡離合,誰也躲不過。可此生,我不求你深深記我一輩子,只求你,別忘記你的世界我曾來過。

一段文字,一縷陽光,都是沉積在心中撕裂的傷。而這些清清淺淺的文字,一字一段,都只是為了永遠的記得,不想和生命裏那些經過的風景一般,慢慢被遺忘,或成為過眼雲煙,亦或者是匆匆過客。

可我總是在忙碌中忘了自己,卻怎麼也做不到把你從記憶深處徹底移除。我知道,歲月的船,早已載不動這份悠長的愁緒。默默的一個人坐在枝江邊,看落日從那遙遠的天邊,從略帶緋紅的淺薄雲層中漸漸隱退顏色……

黃昏我眯著眼睛望向略顯斑斕的天空,望不穿。忽然感覺,如果愛一個人愛得太深,人就會徹底陶醉。年復一年、日復一日,用時間去沉積思念。久違的身影,在心頭縈繞,念熟的名字,在嘴邊呼之欲出,舊日的歡笑響徹夢境,就這樣一遍一遍的回憶。當我睜開眼,她卻依舊漂浮在我的眼眸裏。

有很多時候,忍不住的想起你,就站在我觸手可及的地方,當我伸出手,又遙不可及地消失在盡頭。我知道,雖然你在彼岸,在心底,卻是永恆。只希望,我們能記住彼此的曾經相互擁有,記住曾經,牽手相惜,感受過情與愛的觸碰,尋找過夢想中的永恆……那時,我以為這將是我們幸福的一生,可現在看來,這一切不過只是一個夢,只是一個夢而已。

雖然我的內心裏仍然有你,但再也不可能與你牽手。綿綿思念,就讓它留在晚風殘月的黃昏落日中去吧!縱然離去,心中的那個位置也還是會為她留存下去。一切的孤寂、傷感,就讓河西走廊的風來承載吧。

我知道,青春已經隨著泡影散場了,我們的故事跟著青春一起遺落在那段最美的年華裏。倉促地連回味的餘地都沒有。而我就這樣一直徘徊,再徘徊。好像人生中,有很多的時候,我們都在輾轉中,當我們終於確定自己要的是什麼的時候,它們早已和我們擦肩而過……輾轉輪回,千秋若夢,留下的僅僅是滿目瘡痍散落一地的痛!

細數流年歲月,想說的,欲說還休,想訴的、卻又訴不完。心中的記憶一疊又一疊的堆積;憂傷,在這個暗夜裏如野草般的生長。年華裏,錯過一些人,丟失一些情,只是一種幻覺。終究,隻身一人拂塵而去。

一季年華,一季悲涼,繁華落盡。可總是夢到那片樹林,那片麥田,還有那間教室。曾幻想的天長地久,執子之手,只可惜,在年華寥落的時候,早已煙消雲散。只好於蒼白的夢裏找尋片刻的溫暖。

抬頭,仰望天空那一抹淺淺的雲影,飄來飄去,無比自由,就像,看一個童話,一個夢。而那些相遇的美好,那些快樂的時光,那些想念的心跳,那些清風裏的花香,那些流淌的旋律,全部裝訂成冊,珍藏在我的記憶裏。久別而期盼的相聚,只是一場心靈的豔遇而已,如曇花一現便要消失在這漫漫紅塵裏,最後都會幻化為一地冰冷的塵埃。

撫去滿庭盎然,掠過花紅柳綠,閉著眼,再也不敢再看這滿眼蒼茫的景色。抬起手,仰起頭,什麼也觸摸不到。默默的行走,大片的寂靜裏,想起初見的美好。彼此的相守,是無言的傾訴,看著留下的微笑,讓我心動。但我沒有力量去換回,這已是我今生逃不掉、躲不開的情劫…

釀一壇美酒,掬一抹月影,拈一瓣花事,獨上清閣樓臺,在搖曳 月影下,漾動起滿地的心醉。

流年如夢,夢亦空。月下輪回,如夢如幻。輕踩弦月的冷豔,守日月一世的寂寞,手雙背,輕邁步,那一抹微涼的心事終究逃不過往日的溫柔。淡月,軒窗,身影綽綽,花開花落,人去人留,蒼茫難訴。

撚一朵未綻放的玫瑰,在世間穿行,只要愛過,為美麗,為青春,為愛情,為生命曾經真摯地付出過,就該滿足。那些天長地久,海枯石爛的誓言,都只不過是過眼雲煙,轉瞬即逝。浮生若夢,塵緣似劫,無盡相思無盡愁!緣來,緣去,情薄,情濃,亦不過如此。

青風有淚,落花帶愁。似水流年,蒼涼過隙。不一定所有的故事都要有所謂完美的結局。思悠悠,念去去。穿越紅塵間將是我一世的傷,永遠的痛。一指流沙,一縷清秋夢,鎖於眉間,流轉於紅塵間隙,沉澱於指間柔軟溫情的文字當中。

在如水的青春裏,我們已經來過彼此的世界,相互間給過最美的回憶,給過最明媚的青春。當我們在青春中慢慢長大時,卻沒有得到些什麼,唯一得到的,就只有回憶。有多少次告訴我自己,不再去想,不再去寫有關於此的文字,讓一切過往都隨時光流淌、越流越遠……因為我知道,在她離開之後我就再也寫不出能讓人覺得溫暖的文字,可當我提筆落字的時候,滿紙都是過往的點點滴滴、字字成傷。

青春已遠,年華已逝,我不知道該去哪里去尋找。我依然且行在沒有她的風景裏,花瓣輕輕飄零,落於肩上,粘在眉睫。浮雲朵朵輕揚,飄過窗前,醉染眸中。所謂看悲傷逆流成河,才發現我們留下的足跡深深淺淺;記憶模模糊糊,那大相徑庭的街道,那一片醉人的梨園,綠色的麥田地,那三年青澀的記憶,那一篇未完成的文字,今日就算送給你的的禮物吧!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