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小站愛情三

小張是一名巡線工,巡線工無非就是線上路上走走停停,聽起來這工作既簡單又輕鬆,其實巡線工巡線時的那份辛苦和單調是常人難以想像的。
  長長的線路,十幾公里,天天踩著枕木邁著不能大也不能小的步伐,噠噠地走過來走過去。如果在春秋兩季還好點兒,最起碼天氣不冷不熱的,不會給自己帶來額外的負擔。可到了冬夏兩季就不同了,一個是咧咧的寒風,一個是如火的驕陽,那種滋味只有親身經歷過才能說的出一二。冬天相對夏天來說又稍微好點兒,夏天是巡線工最難熬的日子。中午頭?亮的鋼軌被太陽照得閃閃發光,晃的人眼直發暈。往遠處看空氣又像小火苗一樣跳躍著向上升騰。如果這個時候巡線,背上就像火燎的一樣,有一種生生被撕裂的感覺,如果停下來仔細聽聽,好像還能聽得見皮膚爆裂的聲音。你要問了,為什麼一定要在這個時候巡線呢?為什麼不等到涼快一點兒再去呢?這,你就不懂了。天越熱就越要上線路。夏天巡線其中最重要的一項工作就是檢查鋼軌在高溫下是否漲軌,如果天涼快了再去巡線,那還有什麼意義呢?其實這些都算不了什麼,只是受點皮肉之苦,每天背一身白堿回去而已。
  最讓人受不了的是巡線時的那份孤獨和蒼涼,一個人就像一匹野狼走在荒漠上,孤苦伶仃。長長的線路,四周空無一人,甚至沒有一只鳥,一只雞,有的只是無盡的滾燙的石子,所以偶爾還會產生一種被世界拋棄的感覺。可就這種工作,小張一幹就是十年,而且還樂此不疲,甚至他還打算了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獻給巡線事業上。這是為什麼呢?就這種工作,小張怎麼會有如此高的境界,如此高的工作熱情?其實這主要歸功於小張有一個漂亮賢慧的老婆。
  小張每天下班回來,脫掉工作服,然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半臥在沙發上,把腳趕緊解放出來。此時腳下就會適時地遞過來一盆溫熱的洗腳水:一個女人會輕輕地脫掉他的襪子,慢慢地把腳一只一只地抬進盆裏,然後用手緩緩地撩起溫水,雙手在腳上甚至各個腳趾之間來回搓試,是洗好像又是在揉,是揉其實又是在按摩,一遍一遍地。這時的小張會眯起雙眼,靠在沙發上,盡情地享受著這醉人的時刻。此時此刻一天的疲勞就會隨著嘩嘩的洗腳聲,消失殆盡。
  這麼溫馨,平實的場面,終有一天被打破了,起因是一次簡單的談話。
  在一個偶然的機會,小張的好朋友看見了他老婆給他洗腳的全過程,深情地說:“有這麼好的老婆,好好幹吧,別再幹那麼沒有前途的工作了。”
  小張聽了不屑一顧地說:“我在好好幹呀!你沒看見我正享受著工作帶給我的愉悅嗎?”
  “你是在享受工作嗎?我看是在享受洗腳的過程吧。”同學冷笑地說完就走了。
  就是這麼一次無意的談話,卻像一顆石子投入到平靜的水中一樣,激起了不小的漣漪。
  朋友走後不久,小張經過一番“努力”終於離開了妻子來到了段機關上班。
  機關條件就是好,同事們整天坐在空調屋裏只是整理整理檔,接接電話,很輕鬆。可走貫了路的小張,上班已有兩個月了,卻總也適應不了這種工作,沒事就愛在屋裏轉來轉去。
  機關還有一個更好的條件,就是可以天天洗澡,小張來到這裏,幾乎是天天都洗一遍,很是舒服,不過這可讓他忘記了每天泡腳的習慣。
  一天,小張值夜班,無意中瞥見了牆角裏老婆臨來時給他準備的洗腳盆,小張頓時感到一股暖流湧遍全身,於是小張今晚就有了泡腳的衝動。
  小張打來了一盆熱水,砰的一聲就把雙腳放進了腳盆,接下來該怎麼辦呢?小張卻一籌莫展,因為他才發現自己根本就夠不著自己的腳。再看看自己的腳底板,好像不太認識了似得。走了十年的路腳底板都是細細滑滑的,可坐機關只有短短的倆個月,腳底板就起了一層老繭,而且厚的還幾乎無法感覺到熾熱的水溫了。
  小張閉上眼睛,思索著這兩個月來,自己得到了什麼,又失去了什麼?
  第二天,小張就匆匆告別了段機關,他什麼也沒有帶走,只拿了那只洗腳盆。
  小張很快地來到了原單位報導,又幹起了巡線工作。這時的小張工作內容上又加了一項任務,就是每次下班回來,小張都要采一些漂亮的花兒。自己在享受那醉人的時刻的時候,總忘不了偷偷地把花兒插在老婆的頭上,這時的老婆呢,又總是用手摳摳他的腳心,接著就是一陣劈裏啪啦的水聲……
返回列表